北京快3

翻頁   夜間
靈域小說網 > 重生兵奶爸葉凡 > 第1634章 我也要參加!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靈域小說網] http://xabaof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葉凡這塊白金勞力士做工非常考究,樣式美輪美奐。

    周圍的客人很多都是見過世面的,經過葉凡的介紹,立馬就看出了勞力士的便捷和稀缺。

    有些人不差錢兒,一兩萬兩銀子能收購一塊這等寶貝,不虧!

    老鼠須掌柜一聽這么多人要,而且他們都是玉閣樓的老主顧了,葉凡又是外地人,雙方之間肯定不是托兒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算我眼拙,這塊……手表,對,手表,是件好寶貝,我玉閣樓愿意出五千兩黃金收購!”

    “五千兩黃金?”葉凡搖頭一下,把手表取下,但是沒有遞給掌柜,而是收進空間石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去其他當鋪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“小兄弟,五千兩黃金不少了!”老鼠須掌柜急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葉凡把背后的黑鐵寬刃刀取下,敲了敲刀刃,“看清楚了,這是御武靈兵,一柄就要上萬兩黃金!

    你是不是覺得我穿得破破爛爛的,就真的缺錢?”

    御武兵器不值什么大錢,幾百兩就能買一柄低級的。

    玉閣樓拍賣過一些頂級的御武兵器,幾乎每一柄都能賣到大幾千兩,甚至上萬兩黃金。

    但是御武靈兵,就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初階的御武靈兵,至少都得萬兩黃金最左右。

    至于中階、高階的御武靈兵,價位就更高了。

    而且到了這個級別的御武靈兵,即便拿出去交易,也是以物易物,很少會拿到當鋪典當金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老鼠須掌柜嘴角微微一抽。

    是啊,你的武器很值錢,可是你也不會賣啊!你要是不缺錢,會來我們當鋪么?

    “小兄弟,不如你給個價兒吧!”老鼠須掌柜無奈一笑,“咱們猜來猜去的,也沒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具體我也不太懂,你就在你開的價兒后面加個零吧!”葉凡笑道。

    “五……五萬兩黃金?”老鼠須掌柜大驚失色。

    一萬兩黃金之內的走賬,他可以做主,超過一點也沒關系。

    可是葉凡直接翻了五倍,這就不是他能決定的了。

    周圍的看個紛紛縮起腦袋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開玩笑呢?五萬兩黃金?你這塊……手表,能抵得上中階御武靈兵的價格?”

    “太貴了,誰會花這種冤枉錢吶?”

    “小兄弟,見好就收吧。我在掌柜開的價格上再加一千兩黃金,怎么樣?”

    眾人你一言我一語。

    “識貨的買不起,不識貨的沒意義。算了,就當我沒來過!”

    葉凡聳聳肩膀,扭頭看向納蘭紫云:“納蘭大姐,我這塊手表抵給你,先借我點錢應下急,怎么樣?”

    納蘭紫云早已經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她萬萬沒想到,這個年輕人居然敢在這里獅子大開口。

    要知道,玉寶樓可不是尋常拍賣行,即使是強者如云的西魏國國都,它都算一方大勢力了。

    他露財也就算了,還大搖大擺的拒絕交易,這不是作死么?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二樓傳來一聲輕笑。

    “張伯,這塊手表我很喜歡,五萬兩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小姐……”老鼠須掌柜頓時著急。

    以他的眼力勁兒,完全可以看出這塊手表不值這個價兒啊!

    其實葉凡心里也清楚,就算勞力士手表做工再怎么精細,也是明碼標價的玩意兒。

    當初自己在南燕國賣掉的那套骨瓷餐具,在神戰大陸的吸引力絕對比真金白銀的勞力士更大。

    畢竟市場擺在那里,供求關系非常穩定。

    雖然勞力士和骨瓷餐具都算是奇貨,可是市場并不大,甚至可以說還沒有開發。

    所以當葉凡開出“五萬兩黃金”的時候,所有人都打了退堂鼓。

    直到樓上那個小妞開了口。

    葉凡側著腦袋,聽出了說話的就是剛才提醒自己的女孩,心里頗為感動。

    但是,他依舊搖頭:“小姐,多謝你的支持,但是……這塊手表是男士手表,不適合你們女孩子。所以不好意思,我不能賣給你!”

    樓上沉默了一會兒,隨即又道:“沒關系,我可以送給我爹爹,想必他會很喜歡的。”

    葉凡不是迂腐的人,當下便咧嘴一笑:“既然如此,那就賣給你了。對了,還有這個包裝盒!”

    葉凡把手表連通包裝盒都拿出來了。

    勞力士的包裝盒是水晶檀香木,裱裝非常高大上,而且晚上還會發光。

    當盒子遞給老鼠須掌柜的時候,他入手一掂,頓時倒吸一口冷氣,連忙打量起來。

    過了好一陣,才驚呼道:“好寶貝!”

    “啊?”葉凡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其他不說,你光是這個盒子,就值五萬兩黃金!”老鼠須掌柜滿臉喜色,對樓上道:“還是小姐有眼光!”

    “靠……買櫝還珠?”葉凡翻著白眼,“神經病,快點給錢!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老鼠須掌柜心得意滿,連忙仿佛店員去后面錢柜取錢。

    周圍的那些看客大為遺憾。

    他們哪里想得到,這個年輕人居然拿出那等絕倫美奐的盒子來乘裝手表啊!

    只不過葉凡已經和玉寶樓達成交易,他們想要插手也是不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五萬兩黃金不是那么好支取的,手續比較多。

    老鼠須掌柜把葉凡和納蘭紫云三人請到后廳茶室,自己親自去監督。

    奉茶的侍女下去后,葉凡好奇問道:“納蘭大姐,你們之前一直在說天府秋試,到底是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不等納蘭紫云開口,一旁的納蘭安雅滿臉驚異:“葉凡,你居然不知道天府秋試?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。”葉凡撓撓頭,笑道:“你們跟我普及一下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納蘭紫云點點頭,緩緩道來。

    天府秋試,是西魏國三年一度的武者盛世。

    只要是在三十歲以下的年輕武者,持有西魏國準試證都可以參加。

    當然,若是沒有準試證,還有另外一個辦法,那就是挑戰準試證的擁有者!

    贏了,就可以取代其位置!

    每三年,天府秋試都會下發一萬個名額出去,除了一些免準試的特殊人群,其他都必須持證參加。

    天府秋試不僅僅是年輕武者的試金石,更是進入各大宗派、勢力的敲門磚。

    表現好的可以提前被那些宗派、勢力預定,成為內門弟子,排名靠前的,甚至可以成為核心弟子,學習高深秘法、武技。

    此外,天府秋試的獎勵也非常豐厚,特別是前三名的獎勵,連神君境的強者都會眼紅!

    葉凡聽了納蘭紫云的介紹,對天府秋試有了大致的了解。

    “一萬多個年輕武者啊!”葉凡嘖嘖稱奇:“大部分都是什么水平?有沒有神君境?”

    “葉兄弟,你以為神君境是那么容易突破的嗎?”納蘭紫云搖頭苦笑:“以三十歲的年紀,別說神君境了,就連神武境都非常困難啊!

    大部分來參加秋試的武者基本是八、九倍極限,往屆能達到十倍極限的都屬于天才人物,至少能進前一百名!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葉凡咧了咧嘴,心中暗道:看來,神戰大陸的天才也不怎么樣嘛!不過,比起地球世界要牛批得多。

    二十多歲就練到十倍極限,地球世界除了葉凡,沒有一個能做到。

    至于得了那些傳承,根本就不算。

    要是沒有傳承,讓他們自個兒修武,沒有個百八十歲怎么可能達到十倍極限吶!

    神戰大陸許多三十歲以下的青年才俊,就能憑借自己修煉突破十倍極限,可見神戰大陸不僅武源充沛,武道也非常完善。

    但是葉凡從不認為地球世界的武者天賦會差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如果讓他們在神戰大陸土生土長,基因潛移默化的提升,肯定有很多人也能做到這一步。

    葉凡嘀咕了一陣,呵呵笑道:“一萬多年輕才俊共聚一堂,想必天府秋試非常嚴苛啊!”

    “的確!”納蘭紫云深以為然的點點頭。

    她參加過前兩屆的天府秋試,自然知道其中難度有多大。

    “說說看唄。”葉凡來了點興趣。

    “天府秋試分為三重考核。第一測是入門考核,既簡單,又不簡單!”

    納蘭紫云說道:“第一測主要是考核武者自身的力量,即武者天賦。過程不可使用武勁,全靠身體爆發。只有達到要求,才能進入第二測!”

    “聽上去不難嘛!”葉凡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,這一關至少能能刷掉九成的年輕武者!”納蘭紫云搖頭苦笑:“第一測相當于剔除了渾水摸魚的人,不容任何弄虛作假。

    至于第二測,名為八荒虛無塔!”

    “八荒虛無塔?”葉凡一愣,“什么玩意兒?”

    “八荒虛無塔是一種特殊的考核,又分下四塔和上四塔,塔頂有以五種非常罕見的妖獸內丹作為陣眼,分別代表五行!

    只有闖過下四塔的武者,才能晉級第三測‘實戰武斗’,以此決出排名。

    不過,這二測對許多武者來說都非常重要,因為爬得越高,就證明自身實力越強!

    而且,通過每一層的考核,還能得到八荒虛無塔的反贈,對武技的淬煉和體魄的提升,有莫大的好處……”

    納蘭紫云還沒說完,便見葉凡猛地站了起來,神情激動異常。

    “納蘭大姐,你……你剛才說……八荒虛無塔是由五行妖獸的內丹作為陣眼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納蘭紫云點點頭:“金木水火土,五種非常罕見的妖獸內丹。但具體是什么妖獸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你不知道,我知道!

    特么的,土行墜妖,想必墜妖的妖丹,就在那八荒虛無塔中!

    葉凡吞咽了一口唾沫,眼中綻放出陣陣精光:“天府秋試,我也要參加!”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湖南快3-北京快3 北京快3-欢迎您 安徽快3-推荐 上海快3-Home 河南快3-Welcome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重庆快3-Welcome 湖北快3-安全购彩 体彩快3-推荐 广西快3-欢迎您